火狐体育下载地址|官方入口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深入阿坝若尔盖大草原 最关心的是这两件事

admin

阿坝州若尔盖是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区,是“中华水塔”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国生态安全大局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若尔盖地处青藏高原东部属高寒生态脆弱区,受全球气候变化等自然因素和人为干扰等生物因素影响,全县草原沙化、湿地萎缩情况令人堪忧。9月2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前往若尔盖县,对当地草原治沙和湿地修复情况开展调研督察。

  草原治沙 首次迎来历史性拐点

  9月2日上午,督察组一行前往位于若尔盖县辖曼镇西仓村的一处治沙点。车子沿着高原公路前行,不一会拐下一条小路,再往前几百米便到了。眼前是一片层层叠叠的山丘,山丘上满是黄绿相间的杂草,一簇簇高山红柳长势茂密,若不是地上一块块用红柳枝条编织而成的沙障,这里看上去跟其它的草原并无太大差别。

  但当看到几年前同一地方的几张照片时,着实令人吃惊。照片里几乎看不到绿色,满眼都是黄沙荒漠。

  “这里以前是一片流动沙漠。”据若尔盖县林草局负责人介绍,近数十年以来,受到多种因素影响,若尔盖县草原沙化形势严峻。2014年全国第五次沙化土地监测结果显示,全县沙化土地面积达到120.46万亩,占全县草原面积的9.9%。草原治沙,一直是若尔盖全县干部群众的头等大事。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川西北生态示范区的建立以及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的多次关注,若尔盖草原治沙迎来新转机。

  “我们高度重视对草原沙化的治理,截至2020年底,已累计投入资金4.1亿元。”若尔盖县县长余开勇介绍,近年来,若尔盖县先后实施了省级财政林业生态保护恢复川西北防沙治沙、川西高原生态脆弱区综合治理等项目,治理各类沙化土地45.67万亩。

  在现场,督察组对当地治沙的具体方法和长效管护非常关心。在多年与沙“斗争”的过程中,若尔盖县逐步总结出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对于流动、半固定、中度固定等不同类型的沙地都采用了不同的治理模式。特别是对草原危害最大的流动沙地,治沙人员采取“沙障+植灌+种草+施肥+围栏封禁+连续管护”治理模式,以达到阻风固沙、恢复植被的目的。

  经过持续多年的不懈努力,若尔盖县的草原沙化治理迎来了历史性的拐点。2019年,全国第六次沙化土地监测初步报告显示,若尔盖县县沙化土地面积为108.88万亩,比2014年减少了11.58万亩,沙化年递增率首次出现了可喜的负增长,由2014年的5.32%下降为-1.36%。沙化土地可防可治,呈现出“总体好转、局部可控”良好趋势。

  通过“一年阻风固沙,两年植被恢复,三年苗木成活,五年灌草结合”的治理措施,若尔盖县有效遏制住了土地沙化趋势,减少了水土流失,提升了水源涵养能力,增强了草原湿地生态系统稳定性。

  花湖蝶变 筑牢黄河天然蓄水池

  若尔盖除了有全国第二大草原,还有全国面积最大、分布集中的泥炭沼泽区——若尔盖湿地。而其中,最负盛名的无疑是花湖生态旅游区,这里享有“最美高原湿地”“中国黑颈鹤之乡”的美誉。9月3日下午,督察组一行来到花湖,对当地的湿地修复和保护情况进行调研督察。

  花湖地处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同时也是国家4A级旅游区。2017年,中央和省生态环保督察反馈了花湖景区生态保护与旅游开发相关问题。若尔盖县高度重视、立行立改,坚决贯彻中央、省、州生态文明决策部署,积极推进花湖生态环保问题整改工作。

  在现场,督察组一行沿着新建的木质栈道进入花湖。沿途,清澈见底的湖水中鱼儿嬉游,成群的野鸭悠闲划水,一派生机盎然。与过去相比,花湖内的人造景观设施明显减少了,新建的栈道也比过去更短、更高、更窄,最大限度地将空间留给自然湿地。

  据余开勇介绍,在全面摸清花湖景区问题现状基础上,若尔盖县制定完善整改方案,以最强决心、最快速度,于2017年5月至10月组织公司,全面拆除了花湖湿地缓冲区内的木质栈道、观景平台、休息亭、生态厕所等旅游设施14176.49㎡,让花湖景区彻底退出保护区缓冲区。同时,投资1.05亿元实施花湖湿地保护区取土点及便道植被恢复、花湖湿地生态恢复、牧家乐遗留地植被恢复等9个生态工程。2018年,若尔盖县投资1.08亿元,在保护区实验区内实施若尔盖湿地科普教育基地、花湖旅游基础设施等项目,积极推进湿地保护与生态旅游互促并重。

  通过一系列的治理措施,花湖迎来蝶变。湿地水域面积年年递增,扩大至650公顷,892公顷湖泊周边半沼泽和干沼泽得以恢复,区域内的黑颈鹤从原有的407只增加到1000只左右。更重要的是,作为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地,花湖每年为黄河的补水量达44亿立方米左右,占黄河多年平均天然径流量7.58%,成为名副其实的黄河天然蓄水池。